• 聚商机加盟网移动端 手机版
  • 餐饮好项目
  • 餐饮致富经
  • 特色餐饮
  • 新手学做饭
  • 多打电话、多咨询、实地考察,可降低投资风险
  • 当前位置: 首页 >  咖啡资讯  >  餐饮人物  >  详情

    瑞幸阴影下的小人物:“瑞幸倒下前,我必须找到出路!”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07-24 17:50

    3个月之前的瑞星,是中国咖啡饮品市场之光,是中国对标星巴克的明星品牌,明星企业,就连无数明星都以代言瑞星作为自己光荣履历的一部分!但是,疫情之下,瑞幸在股市上被狙,而后,三个月前,更是爆出财务造假的新闻,从此之后,瑞幸跌落神坛,坠入不见天日的深沟!

    瑞幸阴影下的小人物:“瑞幸倒下前,我必须找到出路!”_1

    “ 18个月上市,11个月暴雷,407天退市,瑞幸这杯咖啡杯被砸地上的时候,被裹挟进去的还有资本市场的韭菜、两万余名员工和曾经试图搭上这班顺风车的联营商。只不过,顺风车变成了过山车,小人物已经没有下车的选项。在目光都聚集于瑞幸高层争斗‘血雨腥风‘之时,那些底层经营门店的小人物们,还希望在瑞幸倒下前,找到新的出路。”

    一年前还不算过去太久,瑞幸这杯调了18个月的咖啡登陆纳斯达克,以“巨额亏损”、“无限烧钱”的方式创下了中国独角兽IPO的记录。同样是成立到上市,星巴克用了21年,麦当劳用了25年。飞得多高,摔得就有多惨。在一片谩骂声中,瑞幸如落水狗一般退出了资本市场。

    瑞幸阴影下的小人物:“瑞幸倒下前,我必须找到出路!”_2

    18个月的时间,瑞幸不仅圈起了资本市场的韭菜,还有当时号称“日开500家门店”的联营商。他们是这场资本游戏下的小人物。但是,城头变幻大王旗的血雨腥风,似乎并没有对小人物的生活产生一丝多余的波澜。瑞幸联营商龙哥在8个月内开出了自己的第三家瑞幸咖啡店,客流依旧,似乎印证了官方那句:“运营正常”。

    瑞幸阴影下,小人物选择——也只能选择乐观。

    瑞幸阴影下的小人物:“瑞幸倒下前,我必须找到出路!”_3

    “去年,我在四线城市开了两家瑞幸联营门店”

    暴雷的第80天,龙哥的第三家瑞幸咖啡联营店开张了——他特意强调了“联营”这个词,而不是加盟。或许是前者的称呼让人觉得,瑞幸模式与众不同,而龙哥至今也是这么认为的。一年前,龙哥是第一批加入瑞幸的联营商,那个时候的瑞幸正如日中天。

    2019年8月的瑞幸,刚刚以18个月上市的成绩刷新纳斯达克的记录,两个月股价翻一番,第3000家门店在杭州火车东站西广场正式开业,门店数和杯量全面超越星巴克。当时的人们不知道,这些辉煌数据的背后是一台台空跑数据的点单机。

    瑞幸阴影下的小人物:“瑞幸倒下前,我必须找到出路!”_4

    所以当瑞幸推出合伙人制度的小鹿茶时,宛如一辆通往财富的黄金列车停在面前,没有人舍得拒绝。九零后的新手爸爸,双重身份让龙哥面对这个世界有无限的勇气。于是他以小鹿茶合伙人的身份一口气提交了两份联营申请。

    11月份,龙哥的第一家小鹿茶在这个四线小城市的一个商场里开张了,开业第一天,客流量就破了千。也是这个时候,瑞幸的联营范围从茶饮拓展到了咖啡,龙哥的这两家店便成了瑞幸CEO钱治亚口中那个“小目标”10000家门店中的两家。

    瑞幸阴影下的小人物:“瑞幸倒下前,我必须找到出路!”_5

    “瑞幸烧还是融来的钱,不是我的钱”

    龙哥告诉记者,联营模式下,设备、店租和人力成本由联营商承担,品牌方负责营销和搭建供应链。其中营销包括大牌代言人、大把广告费、大额折扣券。根据财报数据显示,瑞幸2019年Q3的营销费用烧掉了5.6亿元人民币,而它从纳斯达克募集到的资金也就只有5.61亿美元。这意味着瑞幸这样高营销的模式最多只能撑过7个季度。

    被问到如何看待瑞幸的这种烧钱换客流的模式,龙哥表示:“我不知道什么正不正确的,我只知道,瑞幸对消费者很良心,给消费者很多福利。”

    瑞幸阴影下的小人物:“瑞幸倒下前,我必须找到出路!”_6

    龙哥确实没有觉得这个模式有什么问题,因为每一单低折扣的订单,瑞幸官方都会将补贴费用给到商家。说到底,瑞幸烧的还是融来的钱,而不是联营商的钱。做营销不用花钱,供应链不用花钱,数据运营不用花钱,只要一点点租金和人力,就能有十几万的月流水,当时来看龙哥的确上了一艘好船。

    所以疫情还没有结束,面对着无数倒下的线下餐饮,龙哥提交了自己的第三份联营申请。

    瑞幸阴影下的小人物:“瑞幸倒下前,我必须找到出路!”_7

    “他们上面的事情我不管,跟我的门店没啥关系”

    不过4月,和联营资格一同下来的,是瑞幸22亿财务造假的惊天大雷。龙哥坦言二月份浑水的做空报告一出来就已经在他们联营商的微信群里流传过了。但是龙哥没有提及联营商对那份报告的态度,他只说了一句:“他们上面的事情我不管,我只是卖我的咖啡。”

    瑞幸在财务造假丑闻曝出后就不再接受联营商的加盟申请了。同时,瑞幸大幅降低补贴的力度,关闭亏损的门店。瑞幸不得不进入收缩期,以抵挡即将到来的寒冬。

    龙哥觉得还没有到最后时刻。他的三家店里客流量没有随着1.8折券结束而结束,少了一批薅羊毛的顾客但是保证了剩余的客单价。供应链至今还没有出现有问题的迹象。经营层面上似乎的确如官方所说,一切正常。

    龙哥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杯咖啡的原料成本是3到5块,算上店铺租金和人力成本,卖出去一杯咖啡的成本大概在11块到13块——这是建立在瑞幸的供应链和线上体系的确可以帮助控制成本的情况下。目前,在有轻微补贴的情况下,一杯瑞幸的客单价是15到18块。

    瑞幸阴影下的小人物:“瑞幸倒下前,我必须找到出路!”_8

    “我不觉得瑞幸会倒,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我还是盈利的,所以我不觉得瑞幸会倒”,另外,根据龙哥所说,早在做空瑞幸之前,瑞幸自己内部就已经开始清算亏损店铺,造假丑闻只是加速了这一进程而已。在他看来,只要瑞幸可以理性运营,不急功猛进,实现盈利不是不可能的。

    而当被问及如果瑞幸倒闭会怎么样时,龙哥表示:不会的,如果真的倒,也一定会有人来接盘。因为在他看来,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这么大的品牌,这么多就业岗位怎么可能一夜崩塌呢。

    18个月上市,11个月退市,瑞幸的这场资本游戏宛如一趟过山车,把顺路的人带上了,却并没有给他们机会下车。时至今日,瑞幸觉得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高层内斗,资本退市,也还没有妨碍瑞幸持续推新品、开新店。说到底,瑞幸的本质是一家饮品行业的零售公司,资本层面的全面溃败并不代表到消费层面的陷落。这从瑞幸退市当天消费者的评论中就可见一斑。

    瑞幸阴影下的小人物:“瑞幸倒下前,我必须找到出路!”_9

    不可否认,瑞幸确实以烧钱补贴培养起了一大波用户习惯。不破产,瑞幸就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底层那些小人物就还能续一秒。

    2020宁做创业狼,不做打工狗, 加盟开店快人一步!